北京都市网

香港问题根儿在这里 董建华想起都心痛

全国政协副主席、香港前特首董建华日前会见记者时表示,他对7月立法会遭受冲击感到心痛,承认是自己任内开始推行的通识教育失败,令年轻一代变得“有问题”。为什么董建华说到通识教育失败会如此感伤?因为香港近年来发生的一系列暴力事件表明,年轻人思想变得越来越激进的根源在学校,通识教育成为重要因素之一。

董建华(资料图)。来源:ICphoto

  一些教材刻意激化两地矛盾

  通识教育科2009年正式在香港高中推行,之后列入必考。现在香港学生上大学需要考四门:语文、英语、数学和通识,科目重要性可想而知。通识科包括六个单元,即个人成长与人际关系、今日香港、现代中国、全球化、公共卫生以及能源科技与环境。

  通识教育科教科书无须送审,造成内容错漏百出。《巴士的报》2018年7月曾列举当年发行的五套新版课本,其中“今日香港”及“现代中国”两个单元分册有多处错误,像名创教育出版的《新领域高中通识》,把日本“集体自卫权解禁”误称为“自卫权解禁”,两者定义截然不同。雅集出版社的《雅集新高中通识教育系列》在介绍辽宁舰时,用的是改装前舰身锈迹斑斑的“瓦良格”号照片,另一张展示三军仪仗队的照片,解放军穿着已淘汰的“九七式”军服,与今日中国军事面貌大不相符。

  尤其令人忧心的是,在无统一课本、无标准答案等诸多原因下,通识科逐渐沦为别有用心之人向青少年灌输政治立场的工具。2013年,教协出版《香港政治制度改革——以“占领中环”为议题》,注明是“公民及通识科教材”,并请到鼓吹“公民抗命”的非法“占中”发起人戴耀廷做顾问。这样的教材对青少年在政治上的毒害可想而知。

由龄记出版有限公司出版的《初中新思维通识单元2:今日香港》(第二版)第65页解释“公民抗命”时,以“占中三子”之一、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为例子,将戴耀廷发起“占中”的目的进行美化、洗白。

  2017年9月,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发表《要求龄记出版社修订通识书偏颇内容》的声明。声明中提到,由龄记出版有限公司出版的《初中新思维通识单元2:今日香港》(第二版),其中第三章《香港的政治制度》及第四章《法治和社会政治参与》,内容偏颇,容易误导师生错误理解香港的政治、司法及社会情况。港媒对这本教材进行了大起底,发现它严重唱衰“一国两制”。

  书中提到“一国两制”在香港的实践时,援引表情愤怒的“律师”的意见,称“全国人大常委会曾就居留权和行政长官产生办法等进行释法,更出现第五次释法。缺乏监督机制使执行《基本法》过程易偏向‘一国’多于‘两制’,令我对香港前景感到悲观!”同时引述怀抱小孩、愁容满面的“市民”的说法称,“中央政府近年常介入香港事务,令我对‘一国两制’全失信心!长此下去,我会考虑移民到外地生活!”

  2018年《明名教育高中通识教育》“今日香港”分册称,港人对社会转变下的身份认同有三种不同反应,把驱赶内地游客、嘘国歌及鼓吹“港独”宣泄不满的行为形容为“战斗”,其余反应则是“逃跑”及“投降”。名创教育另一套课本《新领域高中通识》“今日香港”分册,则提到香港回归后《基本法》的最终解释权“不在香港司法机构,却属全国人大常委会”,“却属”字眼被指搀杂作者主观立场,不认同《基本法》的相关规定。可以想象,年幼的中学生如果天天接触这种教材,心里会对“一国两制”有正确认识吗?

  部分试卷暗示学生“仇警”

  与此同时,教师可自行决定教授内容,加之校方的监督缺失,令通识教育变成“教师想教什么就教什么”。像香港通识教育教师联会内务副主席陈智立公开称赞“本土派”。曾担任该联会主席的中学通识科教师赖得钟,曾在脸书上载一张写有“黑警死全家”的照片作为头像。有舆论称,这令人更加担心,他平时就把个人的偏激情绪传递给学生,这样的教师究竟还有多少?

  2016年旺角暴乱后,社会普遍谴责暴力行径,香港通识教育教师联会竟于当年11月发表声明称,“通识讨论正需要学生兼论正反双方意见……即使讨论暴力抗争,教育界已早有共识,教师必须秉持中立、为学生提供正反均衡的意见,并需清楚指出法例以及风险所在”。教育工作者杨志刚批评说,声明不要求老师指出使用暴力的对错,却要清楚指出法例及风险所在;如果没有风险,例如使用暴力时戴上帽子和口罩,没有被认出的风险、没有承担刑责的风险,就可以心安理得地使用暴力?”他质问,“通识教育教师联会不辨是非,如何能教导学生明辨是非?”

  香港星岛日报网今年7月9日刊登的一篇文章以圣士提反书院考试题举例称,试卷的插图是4名警员抬起一名示威者“王先生”,后者高喊“占领街道不是犯罪!我们要求‘一人一票’选行政长官!”试卷要求学生用自己的知识解释示威者的要求有何“优点”。文章称,这个题目多处故意误导学生:一是隐瞒事实,中央并非不允许香港“一人一票”选特首,《基本法》规定,行政长官选举须按“循序渐进”的原则推进,最终达至普选。其二,混淆是非界线。警方从未对2014年非法“占中”及今年6月以来历次冲突事件中的和平示威者检控,只是对其中暴力违法分子检控。其三,设置陷阱,“为什么只解释优点、不解释缺点呢?”其四,图中的执法警员被画得恶形恶相,明显暗示学生“仇警”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转载请注明:http://gangguanhang.cn//dongsheng/2669.html